初始点

诗歌,人类的声音

用大卫·怀特的话来说,“诗歌是你无法抗拒的语言。”

插图的伊莉斯Vanderplanke

诗人杰里科·布朗(Jericho Brown)提醒我们要见证人类经历的复杂性,要质疑暴力与爱的接近性,要仔细观察和倾听,这样我们才能发现生活中的小真相和惊喜。在2018年杰拉尔丁·r·道奇诗歌节(Geraldine R. Dodge Poetry Festival)上,参加我们对话的高中生们亲身体验到了他的存在,他的存在是不受尊敬的,具有磁性的。现在他赢得了2020年普利策诗歌奖。

编辑注意:这次采访讨论了性暴力和强奸。

在严酷的生活中,玛丽·奥利弗在自然世界和优美准确的语言中找到了救赎。奥利弗于2019年去世,是现代最受人喜爱的诗人之一。2015年,她和克丽丝塔进行了一次罕见的亲密交谈。

莱莉·朗·士兵是一名作家、一位母亲、一位美国公民,也是奥格拉拉·拉科塔民族的公民。她有办法打开自己生活的这一部分,以及美国生活的这一部分,激发自我探索和温柔。她的第一本获奖诗集,这是对美国政府2009年向土著人民正式道歉的回应,道歉是悄无声息的,没有任何仪式,几乎是一个秘密。Layli Long Soldier为我们所有人提供了一个切入点——去了解不仅仅是关于过去的事件,以及真正的道歉可能带来的自由。

这周,与深受喜爱的作家尼基·乔瓦尼(Nikki Giovanni)坐在一起,感受着高度严肃、全面的视角和坚持不懈的快乐,这是她的签名。20世纪60年代,她是黑人艺术运动(Black Arts Movement)的诗人,该运动滋养了民权。她还是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教授,在2007年的枪击案之后,她为该校带来了美丽和勇气。她的声音深受新一代的喜爱——对我们所有人来说,她是热情的长者——在家里,在她的身体里,在她有生之年的世界里,甚至当她看到并享受未来的时候。

生态学的佛教哲学家乔安娜·梅西(Joanna Macy)说,我们正处于历史的关键时刻,有可能解开或创造一个维持生命的人类社会。如今,梅西已经90多岁了,无论如何,她都过着冒险的生活。她曾在冷战时期的欧洲与美国中央情报局(CIA)合作,在后殖民时期的印度与和平队(Peace Corps)合作,还是一名早期的环境活动家。她为自己的作品带来了一种诗意和精神敏感性,这在她对20世纪早期诗人Rainer Maria Rilke的翻译中也有所反映。我们把那首诗作为她智慧的透镜,在我们这个时代的伟大戏剧:生态的,政治的,个人的。

《野兽的和平》

当世界的绝望在我心中滋长
而且我最不夜间醒来
担心我和孩子们的生活,
我去森林公鸭的地方躺下
它美丽地躺在水面上,大苍鹭在觅食。
我进入了野生动物的宁静
谁不为深谋远虑而耗费生命呢
悲伤。我进入仍然水的存在。
我觉得一天盲目的明星
等着他们的光。一个时间
我在世界的恩典中安息,我自由了。

©温德尔·贝瑞。这首诗摘自温德尔·贝瑞诗集选集并经作者和对位出版社许可转载。

在我们的YouTube频道